张仁和
2005年03月24日

  

  张仁和(1936.11.5- )

  声学家。四川重庆人。195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。后任中国科学院声学研究所研究员。三十多年来,进行了系统的水声理论与实验研究,取得了许多有独创性的成果。在野外工作中,发展了海上实验技术和水声理论。与尚尔昌等合作完成的浅海声场的研究,1982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。1984年获首届竺可桢野外科学工作奖。

  

“前辈为革命献了身,我们做再多也是应该的”

  宁化县石壁镇石壁村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,在革命战争中牺牲的烈士有90多人,号称三明烈士第一村。然而由于这些烈士大都牺牲在长征途中,尸骨散落他乡,每年清明到来,家乡的亲人无处悼念,只能在心里遥寄哀思。另一方面,由于石壁片(石壁镇分为石壁片和禾口片)没有烈士墓,该片11个村中小学生,每年清明都要到禾口革命烈士墓去缅怀先烈,路途远,很不方便。

  张仁和知道这些后,很是动了一番脑筋。他想,何不在石壁村建个烈士墓,一来可让烈士的英魂在故土安息,二来也可以给学生们就近提供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

  说干就干。张仁和马上组织召开村两委会,他的想法获得大家一致同意。经过多方努力,争取到了镇民政办下拨的建设资金9000多元,村里拿出13000多元。2002年7月,石壁村烈士墓终于开工建设,村民们踊跃地自发投工投劳。当年11月,石壁村革命烈士墓建成,同时完工的还有通往烈士墓的道路。

  看到牺牲多年的亲人有了归宿,乡亲们心里激动万分;而石壁片十几所学校的学生也可以在家门口接受革命传统教育了。

  在注重革命传统教育的同时,张仁和和村两委一班人也时刻关心着烈属们的生活。每逢过年,他们都会给烈属们送去年画和慰问金。“他们的亲人为革命献了生命,他们的困难我们应该帮忙解决!”张仁和说。

  烈属张清尧是个老党员,他的奶奶是老红军,上世纪30年代任过宁化西乡妇代会主席,为革命事业捐了躯。如今,70多岁的张清尧夫妇与小儿子张正良一起生活。老人年纪大了,而张正良又患了高度近视,无一技之长,生活相当困难。张仁和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他常常前去嘘寒问暖,帮忙想办法。村里建设烤烟基地时,张仁和前往张清尧家动员。此后,张正良不仅拿出一半的地来种植烤烟,而且根据张仁和的建议,还把同村姐姐家的4亩地也租来种上。张仁和跑前跑后,帮助他们申请肥料补助,帮忙租烤烟房,而且还给他联系贷款1000元。当年,烤烟种植获得大丰收,并卖了个好价钱,张清尧家的收入比往年翻了番,日子滋润起来。2004年6月,他们家还被纳入低保,每个月可领到50元低保金。

  尽心做了一些事,别人感谢连连,可张仁和总是说:“前辈们为革命连生命都捐献了,我们做再多也是应该的。”

  

“既然乡亲们信任我,我就要干好”

  从1992年到2001年,转眼张仁和当了10年村支书。十年间,石壁村告别了“光山秃土”,变化翻天覆地:客家祖地、边贸市场、小城镇建设等都搞得红红火火,村民生活水平“节节高”,村集体收入从他上任时的负债累累渐变成年收入数万元。“这下你该为自己考虑一下了吧!”三个哥哥和他的妻子劝道。的确,这十几年来,张仁和家几乎没有什么改变,而且似乎越过越穷——一家人还住在父亲1949年建的土木结构房子里,冬天无法避寒,雨天无法挡水。妻子张秀荷一人操劳着田里家里的活,劳累得过早衰老。“不为自己考虑,也要为家人想想啊。”几经考虑,他终于下定决心,向组织上申请辞去村支书职务。

  2002年3月,张仁和从妻舅处借了3万元,与村里4个人合伙办起了“客家兴发大米加工厂”,把附近收购来的大米加工后销往外地。经过多方努力,他成功跑下厦门“银鹭”的单子,此后,加工厂80%以上的产品都销往“银鹭”,企业也由此一天比一天红火,家里生活也逐渐好转。

  然而,2002年8月,石壁村38名党员却联名写信给镇里,要求请张仁和回来当村支书,原因是新任村支书没法很好开展工作,村里工作上不去。镇党委书记谢荣好只好找来张仁和商量,让他重新出任村支书,并许诺说他可同时经营大米加工厂。这下,张仁和的亲属们有意见了,他们劝仁和说家里还没完全改善过来,新房子又没建,不能再当穷干部了。

  一边是乡亲们着急的期待,一边是家人们殷切的目光。张仁和二话没说,毅然选择了前者。他知道,乡亲们的期待中,不仅饱含着对自己的信任,也饱含着对石壁村、对客家祖地美好未来的渴盼。作为红土地的儿子,他没理由推托。就这样,离开不到一年的张仁和又回到了村支书的岗位上。

  然而,由于大米加工厂还在经营着,作为合伙人之一,张仁和仍要尽力,这样他又怕耽搁村里的事。思前想后,他决定退出大米加工厂的股份。“既然乡亲们信任我,我就要干好。至于自己,以后再说吧!”就是这么轻轻的一句话,张仁和放弃了年可获利2万余元、辛辛苦苦创下基业的加工厂的股份,重新回到村支书的岗位上,为石壁的发展不停奔波,直到倒在村道建设的工地上,而他的家依然在漏风漏雨……

  

“多管闲事”的“支书头”

  张仁和殉职后准备送去火葬时,石壁镇石壁片区11个村的支书和主任齐整整都去送别。不少人很是奇怪,仁和走了,怎么别的村主干都会来送别?原来,张仁和不仅是石壁村的支书,他还是石壁片11个村公认的“支书头”呢!

  石壁镇分为石壁片和禾口片。在石壁片的11个村中,张仁和由于做事公道,常常主动帮助各个村解决问题,大伙都比较信任他,久而久之,他便成了11个村公认的“支书头”。“村里有什么事,张仁和总是帮忙协调解决;镇里布置的工作,他也总是带头并帮忙做别的村的工作。”镇党委书记谢荣好说。

  2001年,石壁片三坑村党支书和原村主任工作上有分歧,闹矛盾。张仁和知道后,主动把他们请到家里,还摆上一桌酒。酒桌上,张仁和以朋友、兄弟的身份给他们讲道理、做工作,使两人进行了充分的沟通,并重新走到一起。

  1999年,镇里要建设石壁通往淮土的道路共8公里,其中石壁路段有4.2公里。由于资金不足,需要各村集资。但有些人有意见:通往别的乡的公路,为何要我们出钱?张仁和积极出来做工作,给乡亲们阐述要致富先修路的道理,终于帮忙镇里组织大家完成了任务。

  “谁有问题,哪有工作,他总是去做,想办法完成。他的心里,装着百姓,装着责任。”知道张仁和的人都这么说。

  关闭窗口